首页 > 财经 > 净利暴跌亏损、股价连续跌停、立案调查 融钰集团还要为百亿“假

净利暴跌亏损、股价连续跌停、立案调查 融钰集团还要为百亿“假

2019-11-08 09:21:22   来源:网络

荣宇集团仍受“假中央企业”的影响。

10月15日,荣宇集团董事长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照片来源:冲洗

或者受到董事长调查的影响,公司的股价接近极限。截至10月16日,该公司股价下跌9.26%,收于每股3.33元。

荣宇集团的业绩也因立案调查、公开谴责和警告等行政处罚而下降。

“火上浇油”的是,荣宇集团早些时候引入的“假央企”战争也“羞辱”了它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

与假冒“中央企业”的百亿合作“流产”

2018年7月11日,荣宇集团披露了与CNCC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声明荣宇集团拟引进CNCC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NCC”)作为战略股东,双方计划在三年内共同打造一个规模在50-10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投资平台,为中央政府与人民合作搭建新平台。

当时,荣宇集团宣布“荣宇集团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国家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有核公司”)的合格供应商”,并介绍了国有核公司的基本情况。然而,荣宇集团并未证实CNNC是否为中央企业,也未解释CNNC与CNNC的关系。

7月18日,荣宇集团披露了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通知,称CNNC母公司为深圳CNNC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以下简称“深圳CNNC(香港))。但是,它无法确认CNNC的产权和控制权关系,因此也无法确认它是否与中央企业有任何联系。7月18日晚,《证券时报》等媒体质疑CNNC中央企业的背景。7月19日,深圳核电集团有限公司(在深圳注册)(以下简称“深圳核电”)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其与深圳核电(香港)或深圳核电没有法律关系。

2018年8月5日,荣宇集团终止了与CNNC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并终止了与CNNC的合作。该公司表示,由于CNNC被认定为中央企业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其身份已被多方确认为非国有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这与CNNC相关负责人确认的信息不符,违反了商业合作的诚信原则。因此,公司决定终止与CNNC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并终止与CNNC的合作。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闹剧”已经结束。

2018年8月10日,荣宇集团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中国证监会对该公司进行了调查,因为该公司公告披露了与CNNC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战略合作相关的信息,涉嫌误导性陈述,该公司涉嫌非法信息披露。

2018年8月21日,荣宇集团被CNNC认定为国有企业,对公司造成了极其重大的负面影响,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声誉,使公司面临监管处罚的风险。公司以CNNC为被告,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荣宇集团称,2018年6月,双方联系计划合作。被告口头和书面表示,他属于国有核电集团和深圳核电集团下属单位,并与国有核电集团和深圳核电集团有关联关系。2018年7月11日,原告和被告签署了《中国核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荣宇集团有限公司战略合作协议》

荣宇集团认为,被告伪造国有企业身份对原告造成了极其重大的不利影响,严重影响了上市公司的声誉,并使原告面临监管处罚的风险。被告编造了国有企业的身份,致使原告违背其真实意图签署协议,实施欺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八条,被继承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撤销一方违背另一方真实意思的欺诈性民事法律行为。

荣宇集团要求颁布法令,撤销原告与被告于2018年7月11日签署的《CNNC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荣宇集团有限公司战略合作协议》。被告公开向原告道歉并消除了影响。本案中的诉讼费和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年后(2019年8月22日),荣宇集团收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根据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北京市第四人民共和国第410号民事判决,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认定CNNC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行为构成欺诈,应撤销CNNC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荣宇集团有限公司的战略合作协议。同时,判决生效后10天内,被告CNNC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原告荣宇集团律师费用8万元。然而,它拒绝了荣宇集团提起的其他诉讼。

雷将被炸多久:调查、询问、公开谴责、警告和罚款

然而,“假”中央企业的雷声并没有被炸掉。

2018年12月27日,荣宇集团及关联方收到中国证监会吉林监管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吉林证监局认为荣宇集团2018年7月11日公告中披露的相关信息与事实大相径庭,足以误导投资者的投资决策。鉴于相关违法事实,吉林监察局对时任董事长的荣宇集团及其他相关方进行了警告和罚款。

由于“假央企”事件,荣宇集团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和监管措施。2019年2月28日,深交所公开谴责其董事长兼总经理荣宇集团。

深交所认为,根据2018年7月31日荣宇集团披露的《深交所关注函回复通知》及独立董事意见等相关文件,CNNC与国有CNNC没有关系,也没有证据表明CNNC属于其他中央企业。公告还透露,荣宇集团在《战略合作协议》中提到,该公司是国有CNNC集团的合格供应商,并强调了国有CNNC集团“仅确认该公司是相关国有企业供应商”的原因。

荣宇集团在签署上述协议之前没有获得确认CNNC中央企业背景的必要书面文件。荣宇集团在公告中没有提供必要的解释和提示,而是强调上市公司是CNNC的合格供应商,并重点介绍了CNNC。同时,荣宇集团也称此次合作为“创造中央政府与人民合作的新平台”荣宇集团披露的信息不真实、不准确。相关公告披露后,该公司股价迅速上涨,迅速下跌。与此同时,公共媒体出现了关于荣宇集团侵权行为的负面报道。

2019年10月15日,中国证监会向荣宇集团董事长尹宏伟发出《调查通知书》。由于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其进行调查。该公司表示,调查针对的是尹宏伟的个人。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经营正常。

还是受到董事长调查的影响,荣宇集团的股价已经接近极限。截至2019年10月16日收盘,荣宇集团股价下跌9.26%,收于每股3.33元。

业绩下滑,董事长增持“违规”计划

在调查和纪律处分的背后,荣宇集团的表现越来越惨淡。

首都国通了解到荣宇集团的传统主营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永磁开关和成套高低压开关设备。目前,公司在传统主营业务的基础上,拓展了创新科技和金融服务领域的业务,这三个领域协同发展。根据荣宇集团公布的前三季度业绩预测,公司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1648.74万元至1048.74万元,去年同期盈利1962.5万元。

对此,荣宇集团解释称,由于宏观经济影响,公司各业务部门的营业收入规模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第三季度,公司信用报告大数据软件服务业务的运营收入和绩效有所改善。上半年,公司开始加强内部控制,管理成本下降。然而,该公司的融资规模与去年年底基本相同,导致融资成本较高。

2018年,荣宇集团在扣除费用后首次出现业绩下滑和净利润亏损。

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1.46亿元、1.2亿元和1.94亿元。同期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9036.54万元、1567.16万元和7191.62万元。2018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8.77%,至3684.3万元。扣除费用后,公司首次出现净利润亏损,同比下降6165.9万元。

伴随着亏损,荣宇集团的股价也不断下跌。

2018年5月,荣宇集团最大股东广州银辉日丰投资合伙有限公司不得不宣布,由于公司股价下跌,银辉日丰股份突破收盘线。

2018年6月7日,荣宇集团董事长尹宏伟表示,为了维持公司股价的稳定,基于他对公司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和对其价值的认可,他计划从2018年6月7日起的未来6个月内,单独或通过重隆资产(Chong Lung Asset)增持公司股份。

然而,这一增持计划并未如期完成。2019年1月30日,荣宇集团表示,由于资本市场变化、融资渠道有限等原因,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增持,增持计划的实施遇到困难。尹宏伟主席决定终止尚未实施的增持计划的实施。

资料来源:首都国家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快3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德国pk拾赛车 快三app 辽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