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假提单骗术:70辆路虎失踪,供应方“跑路”4000万打水漂

假提单骗术:70辆路虎失踪,供应方“跑路”4000万打水漂

2019-10-23 00:12:35   来源:网络

新京报(记者罗一丹)提单号、航班号、时间和入境口岸都是一样的,但提货时发现货物不是自己的。

今年2月,从事平行汽车进口业务的深圳赤湾东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供应链)遇到了这样一件怪事。当卖方收到货款时,其购买的70辆路虎汽车“神秘失踪”,货款也支付给了水漂。“卖方寄给我的装船提单已经过四家银行的核实,货物信息可以随时在中远船务的官方网站上查看。但是,我们被告知提货单在提货时不一致,后来我们发现提货单是伪造的。”9月25日,东方供应链董事长奈告诉《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许多人,发现这是一起罕见的欺诈提单案件:为了保护货主的隐私,承运人官方网站上的提单号只能找到物流的港口和出入境时间等信息,而不能找到货物类型和收货人姓名。然而,交付提单的银行只对提单进行了正式审查。货主仅仅凭肉眼很难辨别提单的真实性,这给欺诈留下了空间。

提单只是一种单据,很难说有哪些防伪标记,海运欺诈涉及的金额通常很大,手段也普遍优越航运分析师王海告诉《新京报》记者,“从短期来看,似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有事后的法律手段。从长远来看,我们可能需要依靠技术手段,如电子文档、数据传输信息化和更透明的业务系统。”

4000万件商品不见进口商“跑”

2月28日,来自东方供应链的工人登上天津新港码头,搭载一批已经购买的路虎汽车。这批路虎是中国国际贸易(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进口)一年前由东方供应链及其附属公司向德国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订购的。货物为70辆路虎汽车,价值4000万元人民币。然而,当工作人员到达港口时,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持有的提单内容与承运人系统登记的载货单信息不一致,交货被拒绝。

《新京报》记者查看了奈提供的扫描海运提单,发现该提单似乎与普通提单没有什么不同。提单上标明的货物和收货人是东方供应链。中远海洋官方网站通过提单号找到的装卸港和时间也与提单一致。然而,货物被拒后,中远海洋表示,提单号下的货物已被带走,东方供应链获得的提单是伪造的。

事件发生后,供应商automano公司也“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家德国公司的官方网站无法登录,联系电话也无法接通。

奈告诉记者,根据与中国进口公司签署的《进口代理协议》,由于中国进口公司指定的供应商涉嫌提交伪造文件,东方供应链及其关联公司在处理预付款(预付款)后无法提货,从而构成违约。中国进口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但中国进口公司拒绝支付赔偿,因此东方供应链将中国进口公司告上法庭。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东方供应链是深圳赤湾东方物流有限公司、中国南山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太阳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南山发展的大股东是招商局。然而,金钟公司由中国郭靖工业(天津)有限公司和中国郭靖(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全资拥有,最终的大股东是中国经济改革学会培训中心。记者查阅了中国经济改革学会培训中心的官方网站,发现它属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7月24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金钟公司负责人王金奎。对方挂了电话,还是没人接。同一天,《新京报》的一名记者联系了中国进出口总公司副总裁朱兴伟。另一方表示,“经济调查已经立案,提单确实是伪造的,但不方便自己一方对此发表评论。以经济调查为准。”

9月26日,记者多次联系处理此案的天津警方,对方表示对具体信息不予置评。9月27日上午,记者通过查号台多次拨打天津滨海新区公安局的座机,但电话无法接通。

原始提单信息是如何泄露的

奈告诉记者,交货被拒后,他将提单原件提交中远船务上海总部核实,随后收到书面证明,称提单是伪造的。然而,中远船务称其为特定伪造方法的商业秘密,不便于披露。

9月25日,中远船务公司告诉《新京报》记者,提单号下的货物已经被带走。“提单本身没有问题。此类事件可能是由于欺诈性使用提单号码造成的。”当记者试图联系提单的“真实”所有人时,中远船务表示,为了保护雇主的信息,提单收货人的身份不应披露。

一些从事平行汽车进出口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外国供应商很有可能使用原始提单数据,但最值得思考的是供应商如何知道原始提单数据?此外,通过银行验证意味着供应商不仅渗透了运营商数据,还“欺骗”了银行。

奈告诉记者,在这一笔交易中,东方供应链通过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申请开立国际信用证,而外国供应商则通过德国汉堡当地的德国商业银行交付包括海运提单在内的单据。提单已经由银行核实过了,但是由于银行有免责条款并且只检查提单的形式,我们不知道如何让银行负责

东方供应链负责该交易的员工告诉《新京报》,收货人很难直观地识别提单是否是伪造的。“我方从银行收到的扫描海运提单的货物描述与我方货物一致,提单显示提单号、订单号、箱号、装货港、目的港、装货时间等。与中远官方网站上发现的一致。该提单由德国中远船务公司签发,并未对货物的外观状况作出任何不良评论。”

航运分析师王海告诉《新京报》,因为提单“承认提单,但不承认人”,这名员工的说法非常真实。“很难区分提单的真实性。从短期来看,似乎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只有不断提高运输单证流通环节的安全意识,借鉴相关案例,在实际操作中更加重视和履行职责,最大限度地减少欺诈行为的发生,航运企业才能做到这一点。一旦发现欺诈,请联系律师寻求专业法律建议。”

王海说,从长远来看,解决上述问题可能需要依靠技术手段,如电子文档、基于信息的数据传输和更透明的业务系统。虽然“电子提单”的概念已经提出多年,但进展缓慢。这主要是由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不平衡,而国际航运涉及多个国家和地区。尽管电子提货单可以解决短途航行“船舶先到达但不到达清单”的问题,但对于一些全球航线和长途航行,提货单通常不晚于船舶到达港口,因此没有必要也没有动力去执行它们。"

简而言之,随着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以及企业信用体系的完善,提单中存在的航运欺诈仍有望逐步得到解决王海告诉《新京报》记者。

新京报记者罗一丹

编辑刘晓阳校对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