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浙商锐评特辑·崛起启示录丨剧变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

浙商锐评特辑·崛起启示录丨剧变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

2019-12-02 15:13:36   来源:网络

10月1日,我们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推出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浙商专刊”——对《崛起的启示》的七大评论。在一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变化下,我们从商业维度和政治经济一体化的角度提取了浙商成功的代码,探索了枝江大地涌现出来的成长动力。通过“浙江现象”,我们将看到新中国在过去70年里的非凡崛起。

今天是《浙江商报专刊》的第三篇文章:从与时俱进到引领时代的巨变。

钱塘江潮是杭州湾的一项日常协议。河水从东方流向杭州湾。河口迅速萎缩,潮汐能逐渐萎缩。当它从碗口一路挤压到浙江海宁时,这股力量终于爆发出来,“吞噬天空,蒸蒸日上,威力无比”。

水最初是长江向东流入大海形成的潮流。当它们还是泉水、小河,甚至在河里流动时,人们大多数时候只能看到平静的水面。很少有人会注意到,由于月球对地球的吸引力,涓涓细流从遥远的山林一路流向多岩石的海滩,来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盛会。

直到他们突破海湾的入口,最终一路进入大海。此时,地面很宽,天空很高。

沿途的水流见证了另一个奇迹。

在这片名为江的土地上,日复一日地上演着追求更美好生活、敢于创新和创造、敢于突破自我、甚至找到广阔天空的故事。

这些日夜在我们身边发生的故事翻译的最典型的例子是浙江商人。

在世界商人群体的舞台上,“浙江商人”的名字有着特殊的色彩。

与许多像彗星一样穿过天空的群体相比,浙江商人的名字自其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在天空闪烁。即使它有时被云遮住,当天气晴朗,月亮明亮时,它也会发光。

也许是因为几代人已经看到了这片土地上持续不断的水流。浙商的发展史也是一部从与时俱进到与时俱进的奋斗史。

对于宁波的服装企业家来说,他们现在已经闻名于世,提到杭州湾可能会有一些特别的见解。

据说一百年前,一个宁波人,张尚义,在试图横渡杭州湾时,遇到了一场风暴,他的船翻了。小裁缝掉进了一片白水中,但他没有放弃自救。他终于找到了一块破碎的船板,并紧紧抓住它,直到他找到了一片天堂——在漂流了几天之后,小裁缝顺着海风和阳光一路来到了日本横滨,那里只是一片水域。

当时,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对张尚义来说是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年轻的裁缝可以克服各种不利条件,如不可理解的语言、不熟悉的当地条件等等,只要他依靠自己的双手。最终,凭借裁缝的技艺,张尚义在横滨港为俄罗斯水手缝补西装取得突破,成为裁缝套装的专家。

多年后,张尚义的儿子张友松回到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西服店——富昌西服店,并向宁波同乡传授手艺。

从那以后,宁波长期垄断了服装制造业务。据史料记载,中国第一套西服、第一套中山装,甚至第一套西服理论著作都是宁波人制作的。

一百年后,钱塘江的潮水仍在涌动,但宁波的纺织服装行业是一个新的趋势。与传统的“红帮裁缝”技能相比,宁波的服装业现在拥有了“智能”的翅膀。

在行业领导者雅戈尔的智能工厂中,生产和销售数据被实时监控和分析,将大订单的生产周期从45天缩短到32天。在3d测量试衣间,只需30秒就能测量出23个与用户身体形状相关的数据,帮助服装设计更加符合人体工程学。

在人们看似普通的日常生活中,这些最传统的制造业正在悄然经历着巨大的变化。然而,所有的变化都来自一点融合:为了实现这种消费场景,年事已高的杨格领导人李如成在过去两年中多次出访海外:“目前,德、日、意无法为杨格提供成熟、完整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也没钱负担。我们正在整合这些国家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开放设备端口,建设世界一流的智能服装厂,以达到“以同样的成本达到最好的质量,以同样的质量达到最低的成本”的目标。"

从学习修理西服,到成为纺织服装行业智能制造的标杆企业,从张尚义到李如成,已经有一百年的历史了。然而,浙江商人通过努力追赶潮流,终于登上了行业的顶端。

随着科技的发展,浙商从赶超到领先的过程正在加快。

2007年,当时还是汽车行业“转学生”的李书福,似乎并没有取得优异成绩,首次与国际知名的金融家族罗斯柴尔德团队(Rothschild team)接触,表达了收购世界知名汽车公司的愿望。罗斯柴尔德团队建议关注一些收购项目,如沃尔沃和萨博。李书福立即摘下了汽车王国里著名的“公主”沃尔沃。起初,想要出售沃尔沃汽车的福特在表达购买意向时感到惊讶。李书福想起了他回忆过去的那一幕:“福特公司的高管们以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

2008年,吉利的年收入只有125亿元。去年,沃尔沃刚刚创下了458,300辆汽车的全球销售记录。沃尔沃是世界汽车公司中的著名品牌,是皇冠上的“明珠”。

后来的故事已经成为商业故事中熟悉的经典。最终,吉利夺回了沃尔沃。时间已经过去了。2018年,吉利全年总收入为1066亿元,同比增长15%,市场份额为6.2%,在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中排名第一。在世界上,吉利不再是过去年轻的“转学生”。今年,吉利在海外的第一家离线商店将在阿姆斯特丹开业,领英01 phev预计也将于2020年在欧洲市场正式销售。李书福曾被询问过,过了很久,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8000英里长的云和月亮最终变成了蔚蓝的天空和闪烁的星星,吉利的轮子快速转动。

追得更快的是马云,他最近声称要完成继承并离开原来的舞台。

就在他"退休"之前,一段时间深处的视频被拍了出来:2000年,没有被称为"外星人"的马云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记者的采访。对方的询问非常尖锐:“你没有赚钱,但是你的口号响亮而有野心。你想干什么?”马云笑着回答:“我想改变世界。”

自“诞生”以来,阿里巴巴一直面临许多质疑。从商业模式是否原创到盈利模式能否支持企业发展,国际社会曾经嘲笑中国互联网企业缺乏创新精神。最后,以马云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家默默地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答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是最具创新性和活力的地方。

如果浙商在制造业以缓慢而持久的速度完成了从赶超到领先的过程,那么在新兴产业中,新生代浙商并没有遭遇旧规则的束缚,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创造力和活力就像核裂变一样,引发了整个商业社会的大“爆炸”。

在这个商业步伐加快、行业“景观”越来越好的时代,潮流席卷全球,冲刷一切。只有少数人站在潮流的前头。

然而,浙商从未缺席过这段看似漫长而短暂的历史。在像鸡毛换糖这样的故事中,他们开始寻找自己和家人命运的轴心,试图让家人吃饱穿暖,奔向幸福。很快,他们爬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方,不满足于个人利益的得失,去探索更高职业的轴心。最终,所有的潮汐都流入了大海,成千上万浙江商人的发展轴线汇聚在一起,成为中国地球经济背景下的一块闪亮的肌理,给更多的人和家庭带来了像大海和田野一样的变化。

所有的秘密都在他们日夜不停的脚步中。

一位出生于1950年的浙商企业家刚刚退了一步,把他的职业生涯交给了他的继任者。退休前,他为企业找到了一个新方向:新能源汽车产业。

“我来自山区,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在我漫长的成长历史中,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所以当我后来有机会创业的时候,我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其他工作似乎是最难也最累人的。”

这位白发老人仍然记得他第一次跑步的市场是在Xi和宝鸡。20世纪80年代初,在中国西北部,只要一个人在路上走几步,漫天的灰尘就会让他看起来脸色苍白。而且没有水,更不用说洗澡了,甚至要小心洗脸。此外,卫生条件也很差。当被褥被掀开时,总会发现一些跳蚤。同行业的工程师总是会被吓一跳,但他们不会在超过三天的时间里继续工作。然而,企业家一点也不觉得痛苦。他只记得他在这个地区交了很多朋友,每次旅行超过一个月,他都能得到很多帮助。此外,新产品的销售量很好。他的记忆充满了欢欣和激情。

当这个行业发展起来时,他想从原来产业链下端的产品市场转移到上端。他想了很多办法,先是与著名的外国企业合资,然后投资其他项目。结果并不理想。特别是,他仍然记得与日本企业的合作:“当时,合作伙伴们非常害怕我们,他们每天的合作都是为了防头防尾。当我后来想起它时,我发现它很无聊。最后的结论是,我必须依靠“我自己的人民”。"

我们必须依靠“我们自己的人民”。这位企业家最终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企业的研究所,点亮了“大脑”,在荆棘路上找到了一个光明的地方,并把它交给了新一代的继承人。

对于其他人来说,随波逐流,寻找新的道路,甚至引领商业文明的新冒险和先锋,可能是一个奇迹,但对于浙江商人来说,许多人认为这是不寻常的。他们已经习惯了在白色的田野上盖房子,在漂流中找到根源,然后越来越好地盖房子,这样周围的人和更多的人就会变得富有和幸福。

孟德斯鸠说:“哪里有商业,哪里就有民主、自由和法治。”对浙江商人来说,从赶超到领先是本能。

让他们快乐的是在路上,永远在路上,直到我们找到突破并把它撕开。"屯田窝里,潜力极其巨大."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快三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